就業形勢:怎么看 怎么辦

2020-01-15 作者:思力 來源:求是網

就業形勢:怎么看 怎么辦

  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就業領域固有矛盾依然存在,新的影響因素還在增多,工作推進中仍有不少短板弱項,我國的就業形勢更加復雜嚴峻,就業任務更加艱巨繁重。

  從總量看,就業壓力依然存在。我國16—59歲勞動年齡人口從2012年開始有所減少,這一趨勢還將持續,到2020年后減幅將加快。但必須看到,這種減少是供給高位上的放緩,而且由于受教育等因素影響,勞動年齡人口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時間相對滯后。2018年末我國勞動年齡人口仍接近9億人,預計到2035年勞動年齡人口仍將保持在8億人左右。近幾年每年需要在城鎮就業的新成長勞動力約有1500多萬人,加上近千萬的城鎮登記失業人員,需在城鎮就業的勞動力年均約2500萬人。不僅如此,推進城鎮化進程中,農村勞動力轉移就業仍有增量。

  從結構看,就業矛盾更加凸顯。在經濟結構調整、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結構性就業矛盾進一步凸顯,突出表現為“招工難”與“就業難”并存。一方面,企業反映招工難,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一直在1.5以上,一線普通工人也面臨短缺。另一方面,部分高校畢業生等新成長青年群體存在就業難題,去產能等結構調整中產生的大齡失業人員再就業則更加困難。這種“兩難”并存的局面,其根源在于勞動力需求和供給的不匹配,是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結構性問題在就業領域的集中體現。從需求端看,我國目前仍處于工業化中期和產業鏈的中低端,市場中增加的崗位大部分是制造業、服務業一線普通工人和服務員;從供給端看,每年新成長勞動力中高校畢業生超過一半,農民工群體中80、90后新生代已占據主體,新一代求職者更加注重職業發展、工作條件和自我價值實現,供需對接存在錯位。另外也要看到,相對于產業和技術的快速變化,人的變化是一種慢變量,實現職業轉換需要一定的教育培訓,轉變就業觀念更需要較長的時間。

  從重點群體看,青年就業任務艱巨。青年就業是世界性難題,我國也不例外,以高校畢業生為主的青年就業壓力將依然突出?!笆濉睍r期我國高校畢業生規模年均超過800萬人,再加上500萬左右的中職生,青年就業規模將繼續擴大。與此同時,高校畢業生供給持續高企與有效崗位不足的矛盾凸顯。目前我國仍處在由產業鏈中低端向中高端轉型發展階段,市場上適合高校畢業生的崗位還不充足。部分畢業生專業技能水平、創新創業能力與市場和企業的用工需求存在較大差距,存在“就業難”與“招工難”并存的現象。

  從外部環境看,新的影響因素增多。當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增多,國內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不可避免對企業用工和勞動力市場帶來影響。從監測調研情況看,就業形勢保持總體穩定,但部分地區、部分行業企業穩崗壓力有所加大。同時,“機器換人”的影響也要密切關注。近年來,隨著人工智能技術快速發展,加之勞動力市場普通工人難招,一些企業加快推進“機器換人”,被替代崗位多為重復性、流程性工作,主要是流水線操作工、一線客服等對受教育程度、技能要求相對較低的崗位。未來,我國產業加速向中高端邁進,“機器換人”的步伐進一步加快,影響的就業崗位數量會持續增加、進程會提速,崗位結構發生深刻變化,部分勞動者不可避免要面臨下崗失業的陣痛。

  當前,一些地方和部門對就業重要性的認識還有待提高,就業優先的目標導向尚需進一步增強。各地工作進展不平衡,政策落實有待加強,公共就業服務基層基礎還需夯實,就業服務信息化程度有待提升。隨著新動能蓬勃發展、新就業形態不斷涌現,就業服務管理、用工制度和社保政策等需要改革完善。我國產業仍處在中低端,二元結構下就業不平衡、流動不順暢矛盾依然存在,創造充分高質量就業機會還需付出艱苦努力。

  挑戰是客觀存在的,但同時我們必須認識到,確保就業形勢穩定仍有很多積極因素。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科學指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和體制優勢,將為應對就業挑戰提供根本保證。黨中央、國務院審時度勢,實施就業優先政策,強化就業工作組織領導,推動減稅降費、援企穩崗等重大舉措落地,加強就業服務和職業培訓,不斷充實完善政策工具箱和資金準備,將為穩定就業形勢提供有力支撐。我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沒有變,韌性好、潛力足、回旋余地大的特征明顯,新動能方興未艾,服務業迅速發展,鄉村振興大有可為,將拓展更多新的就業空間。企業缺工現象依然存在,勞動力市場有一定回旋余地。只要充分發揮好這些積極因素,堅定不移辦好自己的事情,就能在應對風險挑戰中開創就業工作新局面。

  摘自《求是》雜志2020年第1期:《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黨組:如何看待我國就業形勢》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利英
評論 登錄新浪微博 @求是 發表評論。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顶呱刮在线试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