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亮大運河文化帶這一國家名片

2019年07月10日 16:09:00
來源: 《紅旗文稿》2019/13 作者: 路 璐

  大運河由京杭大運河、隋唐大運河、浙東運河三部分構成,綿延3200公里,至今已有2500多年,是世界運河中規模最大、線路最長、延續時間最久的運河。大運河作為“活著的、流動著的人類遺產”,堪稱中華文明的瑰寶,流淌在華夏大地的史詩,迄今依然發揮著重要作用。2017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大運河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是流動的文化,要統籌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018年,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將大運河與萬里長城等偉大工程并提,強調其體現了中國人民的偉大創造精神??梢哉f,大運河既是綿延千年的歷史文脈、穿越南北的水運動脈,也是當下銜接國家空間戰略布局的紐帶,更是彰顯中華文明特質、體現中國人民創造精神的國家名片。擦亮大運河文化帶這一國家名片,使其對內能夠凝聚人心、實現國家認同,對外傳播中國形象、展示中華文明,是一項具有深遠價值與重大意義的發展戰略。

  一、大運河蘊含豐厚的歷史文化資源

  大運河文化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張鮮亮的國家名片,與其蘊含的豐厚歷史文化資源息息相關。

  從時間上看,時間的長河賦予大運河歷史的景深與豐富的文化遺存。千百年來,大運河生生不息,如秦漢時期江南運河的開鑿、隋代南北大運河的形成、明清京杭大運河的蓬勃等等。在變遷中物質景觀與文化景觀層層累積:無論是古運河還是今運河、無論是河道行船、船閘衙署、天下糧倉、沿河水利還是運河名城與流域村鎮,從一個更長的歷史視角看,農耕時代的漕糧鹽運、工業時代的煤炭物資、信息時代的ETC過閘系統,多重時代的文明成果沉淀在千年運河中。大運河收藏著歷史滄桑變遷的年輪,象征著守正創新、氣象萬千的文化中國。2014年大運河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大運河被賦予新的時代形象。當下,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戰略更開啟了新的國家敘事。

  從空間上看,大運河文化帶涵蓋內容繁多,覆蓋區域廣泛,它的整體性與聯通性是其作為國家名片的基礎。首先,大運河作為巨型文化遺產,包括有形文化遺產與無形文化遺產,涵蓋河、岸、城,綜合物質、精神、制度三種遺產類型,既包括具體的文化點,也包括名街、古鎮、城市等文化片。同時文化帶中的點、線、面又與周邊環境、運河母體時刻進行著物質、信息與能量的交流,是一個開放的系統,也是不同文化空間交匯而成的連續性統一體。其次,大運河文化帶是以多點聯動形成合力的戰略空間布局。作為南北走向的大運河,北連“環渤海經濟帶”,南接“長江經濟發展帶”,縱貫“一帶一路”,包含我國東部六省以及中部兩省,人口分布稠密,經濟總量與人均經濟水平較高,對我國區域空間合理布局與全面協調發展有重要意義。

  從當下文化引領看,大運河文化帶凸顯文化影響,彰顯中國特質。大運河文化帶的提出是中國文化遺產特色與世界文化遺產標準之間的有效對接。對于運河類文化遺產,歐洲常命名為文化線路,美國常稱之為遺產廊道,每一種概念背后暗藏的是特定文化語境母體對特定文化遺產的價值認定與保護途徑選擇。文化線路突出的是要素與產品,遺產廊道針對“人與自然的共同作品”,而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既不局限于文化遺產保護,也不完全是沿河城市群的經濟帶建設,“璀璨文化帶”“綠色生態帶”“繽紛旅游帶”超越了“非遺保護”疊加“文旅開發”的簡單框架,對運河文化帶建設有了整體的謀劃與完整的功能定位。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是將文化資源優勢作為當下中國區域發展的核心要素,立足大運河悠久的歷史文明,協調中東西,連接南北方,開創文化帶動區域空間結構優化的新格局。

  二、對內凝聚人心,實現國家認同

  從世界運河范圍看,運河是人工河流,比自然的產物更能承載歷史的贈予、國家的意志,是制度與文化的產物,是實現國家認同的有力媒介。我國的大運河,歷史悠久,它的開鑿、發展和興盛的歷程就是一部中華民族的文明史,同時也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形成、發展和完善的歷史,體現了不同歷史時期的文化精神聯系,是實現國家認同的重要文化紐帶。

  大運河是在多與一的辯證統一中實現國家認同。我國的大運河溝通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水系,流域經過8省35市的132個文化遺產節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大運河文化特點歸結為“代表了人類的遷徙和流動,代表了多維度的商品、思想、知識和價值的互惠和持續不斷的交流,并代表了因此產生的文化在時間和空間上的交流與相互滋養”,突出的就是文化融通這一卓越特質。作為漕運主干道,大運河北接國家首都,南聯江南地區,有力推動了中華民族政治、經濟、文化大一統的發展,促進形成多元一體的華夏文明。齊魯文化、燕趙文化、楚漢文化、淮揚文化、吳越文化等多重區域文化在大運河的波濤中聚匯融通。然而,這種多重區域文化并不是雜亂堆砌,而是多元中有統一,貫通著中華民族文化認同,攜帶著厚德載物、自強不息的文化基因。正是在共同文化魂魄的統攝下,多元發展的地域文化會在歷史的煙波中走向融合,成為整體文化的一部分,成為全民族共同的精神財富。

  大運河的內聚力還在于它離不開人(即主體)的創造。長城與大運河,在中國地圖上的一撇一捺,構成了“人”的字形,也即主體的圖景。在大運河每一個具體的時空轉場中,主體從不缺席,主體黏合著空間與物象,無論是作為大運河實體的“形”,還是運河文化的“神”,無論是作為文化遺產本身的點、線、面,還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人(傳承人)、藝(核心技藝)、品(優秀作品)”都在主體中水乳交融。因此,大運河傳承與保護的目的與手段也應是為了人民,依靠人民,舉國體制的動員與深耕民意的傳承并行不悖。大運河應保護真實完整的歷史遺產,維護臨水而居的生活場景,振興因水而興的沿河城鎮,尊重運河沿岸社區的原住民。

  這種尊重主體的保護首先要下沉,下沉到文化的“根”與“魂”。大運河是活著的河流、流動的文化,如何把時間呈現為空間、如何保護運河沿岸的生活方式,都是需要依靠當下的民眾,特別是沿河民眾的文化自覺與活態傳承。如蘇南運河沿岸的一些村鎮,當地居民自發編排、演繹運河情景劇,唱響江南水鄉的地域名片,更兼融合了山歌、插秧舞、慶豐收舞等多種非遺生活,既是千年運河在流動的主體中的生動展示,又是與世界運河社區原住民保護思潮接軌的行動藝術,值得提倡與肯定。大運河作為中華文明的宏偉史詩,對其文化認知與認同指向民族身份認同的宏大議題,理應上升到公共文化空間。它的復興途徑絕不僅僅局限于學者理論研究的書桌上,也不僅僅是文化產業與旅游景點中驚鴻一瞥的風景點綴。大運河從蒼茫的歷史中走來,應真正走向民眾的日常生活,運河的風物掌故、歌謠詩賦、風味美食、民俗民風都應上升到全民共享的公共文化空間,并在其中開枝散葉。在上升與下沉之間,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增進全民的文化自信、提升中華文明的軟實力。

  三、對外傳播國家形象,展示中華文明

  放眼世界,運河承載著國家形象。美國的伊利運河國家遺產廊道被認為承載著“力量與發展”“連接與溝通”“發明與創造”“統一與多樣”的美國形象。加拿大的里多運河被定位為“國家寶藏”,它除了展示當地歷史文化風貌外,還被加拿大政府和3000多家企業聯手打造為“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石”。我國的大運河歷史悠久,文化資源豐厚,與中華文明休戚相關,在對外傳播國家形象時應聚焦其作為中華精神標識、地域文化品牌、中華文明載體等特質。

  作為中華精神標識。中華精神標識是國家形象塑造的核心內容與重要手段,是國家傳統、民族性格與文化傳承的表征,也是世界對中國的感性認知與主觀投影。

  大運河是中華文明的重要標識,是中國文化的記憶之場,承載著中國人的文化鄉愁,積淀著中華民族幾千年來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華民族的守望者,蘊含著中華文化振興的密碼。大運河開鑿于春秋,完成于隋,繁榮于唐宋,取直于元,疏通于明清,是生生不息、從未斷絕的中華文明生命力的鏡像。大運河是中華文化多元一體化的象征,它內蘊的“以人為本”的核心思想、“家國情懷”的責任擔當、“海納百川”的文化取向、“和而不同”的民族性格,立體化地呈現了建設美好家園、謀求和平發展的國家形象。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亞洲文明高峰論壇上指出的,“親仁善鄰、協和萬邦是中華文明一貫的處世之道,惠民利民、安民富民是中華文明鮮明的價值導向,革故鼎新、與時俱進是中華文明永恒的精神氣質,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是中華文明內在的生存理念”。 因此,大運河文化帶建設就是要在充分利用傳統文化資源,融入現代元素,在歷史與當下,工業文化與農耕文明、傳承與發展中積極挖掘大運河匯集的國家民族精神氣質中的閃亮點,成為中華精神標識之河。

  作為地域文化品牌。對于一個民族國家而言,征用歷史文化資源來打造多彩的地域文化品牌,最終塑造優秀的國家品牌是非常關鍵的。一個好的國家品牌是向世界展示大國形象的重要途徑,打造運河文化品牌對展示國家形象大有裨益。運河兩岸的碼頭、船閘、橋梁、堤壩等水工設施,運河沿岸的衙署、鈔關、糧倉、會館、廟宇和驛站等相關設施,構成了中國古代文化長廊,是中華文明不同時期的歷史扇面。大運河不止是一條運輸路線,也是一條文化大動脈,更是一個文化品牌交匯的場域。全國各地的戲曲、曲藝、文學、藝術、美食、園林,與漕運有關的花會、廟會、河燈、舞龍、高蹺、號子、民謠等等,那些極具地方特色的文化品牌如淮揚菜、蘇繡、吳歌、吳橋雜技、楓橋夜泊等等,都是大運河特色顯著的文化符號。

  大運河流域中的城市與村鎮形象傳播也是焦點。運河的流動與城鎮交流,興起了杭州、蘇州、北京市通州區、揚州、淮安、聊城等一批歷史文化名城,形成多彩的地域文化品牌。它們抓住運河帶來的發展機遇,將傳統文化和現代文明進行碰撞,積極打造城市形象品牌。如揚州市是古往今來商貿交易與文化交流的中轉站、集聚地,是農耕文明與商業文明的雙重產物。近年來,揚州與大運河水乳交融,成功舉辦世界運河城市論壇、世界運河風情民俗展演活動、首屆大運河文化旅游博覽會等活動。揚州對中國大運河博物館的籌辦,也成為保存大運河歷史記憶、大運河文化品牌新的地標性符號。除了這些具有深厚歷史文化底蘊的名城,古運河畔的特色村鎮也在崛起,并深度融入鄉村振興的國家戰略。如蘇州相城區望亭鎮,作為“運河吳門第一鎮”擁有近2000年的悠久歷史,大運河穿鎮而過,望亭將運河文化展示與稻香小鎮打造齊頭并進,深度展示與運河相關的農耕文明。

  作為中華文明載體。中華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歷時五千年未曾斷絕的文明,而且歷久彌新,有獨特的文明風貌與較強的文化引領力。從歷史視野看,大運河包容開放,通江達海,為古代中國與世界的文化往來架設了便利的橋梁,其“北接長城文化帶,西挽陸上絲綢之路,東聯海上絲綢之路”,將平原、草原、沙漠、絲綢之路聯系成一個環狀,形成了一個連綿的文化交流和商品貿易通道,運河文化本身的歷時演變與附著其上的文化脈絡編織了一個巨大的文化網絡。這條文化線路勾連起中華民族自我與世界的交流,鑒真東渡、玄奘西行、馬可波羅游記中的繁華盛景等等,大運河是一條聯通世界的文化廊道和重要的中華文明載體。

  當下,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刻,建設大運河文化帶,重點應向世界展示中國和平發展、攜手共進的大國形象,展示海納百川的文化胸懷與包容開放的文化信念,展示中國致力追求的“和而不同、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文化秩序。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應聚焦中國對多元文化的內聚力與適應性,越是艱難困苦越是堅忍不拔、團結向前,歷經坎坷依然生生不息、綿延不絕,在世界不同文明的交流、交鋒、交融中保有自我又聯通世界。此外,大運河在聯通與交融中關注不同文化間性中的交流,評估不同文化主體的特質,形成新的社會文化網絡,持續培養新的文化勝任力方式,呼應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平等相待、合作共贏的文化關切,能參與、對話并不斷引領當代世界文化,最終能為世界勾勒出一副既包含中國、也包含世界,不分自我與他者的新世界圖景。

 ?。ㄗ髡撸耗暇┺r業大學人文與社會發展學院副院長、教授)

  責任編輯:劉玉成

標簽 -
網站編輯 - 王慧
顶呱刮在线试刮